神秘的“Rh阴性血”稀有血型或来自地球之外揭开人类诞生秘密

或者你身边有人是这种血型,那么接下来会让你知道,这是一个多么特殊的群体!如果你不是“

一般被大众所知的血型有4种:A型、B型、AB型和O型,它们的区别在于存在于红细胞表面的抗原种类的不同,但其实这只是众多血型分类方法中的其中一种。

1940年,生物学家兰德施泰纳发现一些人的红细胞上的抗原,和一种名叫“恒河猴”的猴子相同。由于恒河猴的学名叫作Rhesus Monkey,学术界便取了 Rhesus的前两个字母Rh,命名了这个新发现的血型,并建立了Rh血型系统。

如果一个人的红细胞上有Rh抗原,那么他就是Rh阳性血;如果没有Rh抗原,那么他就是Rh阴性血。不管是Rh阳性还是Rh阴性,它们和A、B、O、AB这四种血型一样都来自父母的遗传,但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是—目前存在于地球上的所有612种灵长类动物,没有一种拥有Rh阴性血。

根据达尔文的进化论,我们人类是由猿猴进化而来,可是在猿猴身上并不存在的Rh阴性血型,为什么会出现在人类身上?这一点科学界还没有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通过对基因的研究我们知道,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繁衍,我们可以从祖辈们的身上获得

数以万计的形状组合。但是这些性状只是祖辈们已有基因的各种新的组合而已,除去概率很低的基因突变,我们无法创造出祖辈们身上并不具有的基因。

因此,如果人和猿是从同一个祖先进化而来,他们的血型也理所当然地将按照同样的方式遗传下去。而血液因子的传递,还要比其他任何性状的遗传都要精确得多。

现在有15%的人类,他们的血型是Rh阴性血。如果所有人类都是从同一个祖先那里获得遗传,那么就不应该有Rh阴性血这个血型的存在才对。

于是这就诞生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些Rh阴性血人口的祖先是谁?他们身上的这种特殊血型是从哪里来的?

关于Rh阴性血,还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目前我们所知的一切动物或植物都可以在它们自己的种群内任意结合繁衍,可是自然界中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拥有Rh阴性血的女性人类。

Rh阴性血的母亲在怀孕以后,如果胎儿的血型不是Rh阴性血,那么母亲的身体就会产生一种叫做“新生儿溶血症”的过敏性症状。

具体来说,母亲的身体会制造出一种抗体去攻击胎儿,这种攻击方式像极了病毒等本来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进入我们体内以后身体所做出的一系列攻击反应。这类孕妇如果不前往医院接受药物或注射,胎儿将会保不住。

为什么母亲的身体会认为自己的胎儿和自己不是同类呢?在自然界中,“新生儿溶血症”这种现象只会在不同物种杂交时出现。

比如,马和驴繁育骡子时就会出现溶血症。这个现象说明基因相近但又属于不同物种的两个种族,在混血后才会发生“新生儿溶血症”。

那么Rh阴性血孕妇的这种溶血症,是不是也说明Rh阴性血人类的祖先,和Rh阳性血人类的祖先,其实是两个不同的种族呢?

在全世界的人口中,Rh阴性血并不是随机地分布在世界各地。在非洲,Rh阴性血占比约为1%;在东亚,Rh阴性血只占不到0.5%;而在欧洲,大约有15%的人是Rh阴性血。

位于西班牙和法国的边境交界处的巴斯克自治区,Rh阴性血的人口比例更是高达35%。而把隐性Rh阴性血的人口也统计在内的线%都属于Rh阴性血,这在世界范围内看来是十分反常的。

但巴斯克地区反常的地方还不止这一点。虽然位于西班牙和法国的两国交界处,但是巴斯克地区的居民在风俗、习惯甚至长相上,都和其他所有欧洲国家差别非常大。

更奇怪的是,巴斯克人的语言“巴斯克语”,是完全不同于世界上任何一支语系的独立语言。这个种族的诸多怪异地方,让人类学家和语言学家至今都无法追溯出,巴斯克语和巴斯克民族底是来自哪里。

而在西方传说和《圣经》中,存在着一个叫作“拿非利人”的种族。在希伯来语中“拿非利”的意思是“从天而降”,通过这些神话传说中的内容我们可以总结出:拿非利人具有低体温、高智商、拥有特殊能力,发色和眼球颜色特殊等特征。

而根据统计,Rh阴性血的人均智商相对较高,体温较低,发色多为红发、金发,并且有些人具有强烈的第六感。这些Rh阴性血群体的特征,和神话中的拿非利人的特征如此相似,它真的只是巧合吗?

虽然现在科学界是用达尔文的进化论来解释人类的怎样诞生,但在考古学上人们却始终也找不到由猿向人进化过程中的“中间物种”的化石。

另外,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生物门类都是在寒武纪短暂的几百万年中诞生的,这种“生物大爆发”现象也无法用进化论得到合理解释。

如果我们这一代文明从地球上消失后的未来的某一天,外星人来到地球并在遗迹中找到了电脑,拆开各种电脑后他们发现i7处理器、奔腾处理器、586、486、386等,从先进到古老的CPU芯片,他们很可能会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这些电子设备是通过长期的自然演化从而进化得越来越先进。

要知道,即使最简单的生命体都要比目前任何的电脑、机器复杂。我们都认同所有机器是被人为创造出来的,可是却认为比机器复杂几万倍的生命是随机产生的,所以这种想法或许值得我们反思一下。

根据目前的考古发现,智人出现在20万年前,现代人类出现在1.5万年前。新石器时代、农业时代、文明时代,出现的时间都是在500年前至2万年前的间范围内,可以看到文明的出现时间很短,发展速度呈加速状态,这里会不会是有一个外力在加速文明的发着呢?

在古埃及文明、苏美尔文明等古老文明的遗址中,都发现过一些无法解释的东西。古埃及丹达腊哈索尔神庙里有一处浮雕,上面刻着类似电灯一样的雕刻,被称为“丹达腊之光”。不少学者认为这是古埃及人曾经见过电灯的证据。

在埃及阿拜多斯的塞提一世神庙里还发现了类似直升机、宇宙飞船的壁画,在意大利北部莫尼卡谷地发现的岩画上,还可以看到两个似乎是穿着宇航服的太空人。在秘鲁的纳斯卡沙漠里存在着被称为“纳斯卡线条”的巨画,这些巨画被认为制作于2000多年以前,它们每一幅都异常巨大,总面积约有50平方公里,总长度更是超过了1300公里。

我们不知道几干年前的古人究竟看到了什么,才让他们画出那些描述现代科技的壁画。也不知道类似“纳斯卡线条”、金字塔这样的奇迹是怎么诞生的。

但包括Rh阴性血在内的很多事实仿佛都在告诉我们,人类这个种族的诞生也许还存在着很多未被揭开的秘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世体:巴萨对皇家社会中场苏比门迪评价高视其为布斯克茨接班人
Next post 掌故:皇马PK巴斯克雄狮 足球下的民族主义对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