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巴斯克地区为什么有独立的倾向?

2017年10月,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独立公投”因未经中央政府同意,被官方政府宣布为非法。两年后的今天,因“加独”领导人被西班牙高等法院判决入狱,加泰地区再次出现暴力冲突。持续的骚乱甚至导致举世瞩目的西班牙国家德比被迫延期。

▲西班牙国家德比:巴塞罗那(红蓝)vs 皇家马德里(白色),他们之间的故事也代表加泰罗尼亚和马德里的恩怨

加泰罗尼亚早在罗马帝国时期就形成了独立的公国,在长期的历史融合中,加泰地区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语言和文化。其中,加泰罗尼亚语的历史甚至早于西班牙语形成。因此,加泰人对于融入西班牙文化的主体——卡斯蒂亚文化十分抗拒。

此外,加泰不到全国15%的人口,贡献了西班牙GDP的20%;加泰拥有较高的工业化程度和发达的第三产业,是西班牙经济最富庶的地带。西班牙对加泰罗尼亚长期以来征高税,以补贴其他欠发达地区,这激起了当地人的不满。因此,许多加泰人一直希望脱离西班牙。

除了加泰以外,西班牙还有一个比较头疼的地区,位于东北部的巴斯克地区。与加泰罗尼亚类似,土地面积占西班牙3%的巴斯克地区,贡献了全国10%的GDP总量,诞生过BBVA、桑坦德等众多国际知名企业,是西班牙经济强势地区之一。

此外,巴斯克自治区还拥有着特立独行的巴斯克语。加泰罗尼亚语是印欧语系的一支,与西班牙语和法语都有着很多类似的地方。

但巴斯克语则不同,它是欧洲的非印欧语系,语法极其复杂,跟周边的西班牙语和法语没有联系。

▲巴斯克语分布图。西欧语言日耳曼语系(橙色),凯尔特语系(浅绿色)和罗曼语系(蓝色)都属于印欧语系,而巴斯克语(红色)却不是,在西欧特立独行

那么,为什么巴斯克地区会有脱离西班牙独立的倾向呢?在独立和自治的抉择上,巴斯克人是怎样选择的?他们又是怎样保有自己特立独行的语言文化的呢?

任何政治、经济、文化活动都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巴斯克与西班牙之间的恩怨情仇,有着深厚的历史背景。

巴斯克地区位比利牛斯山脉的西麓,介于西班牙和法国两个国家。通过人类学家和考古学家的研究发现,早在旧石器时代,巴斯克人的祖先就已经在伊比利亚半岛定居。此时,拉丁人、凯尔特人尚未到达这里。

伊比利亚半岛因地处欧洲通往非洲的重要交通要道,历史上是兵家必争之地。早期的希腊人和迦太基人曾先后在半岛建立起自己的殖民地。随后,罗马人,日耳曼人相继入侵伊比利亚半岛。

面对外族入侵,巴斯克人没有选择屈服,他们以山脉作为屏障,拿起武器抗击外族入侵,一次次粉碎了外族吞并巴斯克的图谋。多次抵御外族入侵的历史进程中,巴斯克人培育出了顽强的斗争精神,和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和自豪感。

在抵抗外族入侵的过程中,巴斯克人虽接受了罗马人带来的天主教,但是在文化上依然保持了自己本民族的语言,即西欧唯一的非印欧语种:巴斯克语。

在欧洲,众多国家的语言都属于印欧语系,所以多少都会有互通,但巴斯克语却和欧洲任何一种语言无法互通。

不仅如此,巴斯克语的语法极其复杂,外族人难以掌握。巴斯克地区以山地为主,比利牛斯山脉为巴斯克语的保育,提供的良好环境。虽然巴斯克语借鉴了罗曼语的诸多介词,但它还是最大程度的保留了自己的独立性。

公元751年,阿拉伯人的一支——摩尔人越过直布罗陀海峡,直抵伊比利亚半岛。三年间,半岛除了北部的大西洋沿岸以外,大部分成为了摩尔人的领地。

▲摩尔人入侵伊比利亚半岛地图(公元750),伊比利亚半岛大部分地区被摩尔人占领

面对来势汹汹的摩尔人,骁勇善战的巴斯克人再次拿出了顽强的斗争精神,屡次将摩尔人拒之门外,成为了伊比利亚半岛上少数没被征服的基督教地区。

虽然一直都没有建立独立的民族国家,但巴斯克人却一直为自己多次挫败外族入侵的历史而骄傲。正是这样的斗争史,使巴斯克人成为了抗击异教徒的主导力量,也为他们获得自治权提供了保障。

在柏柏尔人侵占伊比利亚半岛期间,巴斯克人成了基督教势力中抵抗最坚决的力量之一。但巴斯克民族在当时只有不到百万人,数量上处于绝对劣势,很难凭借自己的实力,将摩尔人逐出伊比利亚半岛。

在摩尔人占领伊比利亚半岛的时候,基督教徒盘踞北部,形成了抗击摩尔人的重要力量。其中,卡斯蒂亚王国成为了收复失地的核心。1469年,卡斯蒂亚王国和阿拉贡王国联合,成为了西班牙王国的前身。

卡斯蒂亚和阿拉贡联合后,西班牙王国的实力大增,成为了抗击摩尔人的主力军。重获独立的西班牙,既需要合并巴斯克地区,完成西班牙的国家统一,也需要依靠巴斯克的力量来抵抗南部的外族入侵。

巴斯克因为人口较少,也希望借助西班牙王国的力量,将异教徒赶出伊比利亚半岛。这样,在西班牙王国形成后不久,巴斯克地区的南部并入西班牙王国,成为西班牙的一部分。

西班牙王室随即颁布了“福埃罗斯”制度以安抚巴斯克人。根据这种制度,巴斯克人享有在贸易、税收和军事领域的高度自治,巴斯克成为了王国治下一个相对独立的政治实体。

福埃罗斯制度为西班牙维持形式上的统一,提供了有力的制度支持。在西班牙进行全球扩张,建立殖民帝国的过程中,骁勇善战的巴斯克人成为了西班牙殖民军队的重要力量,为建立“日不落帝国”立下了不小的功劳。

巴斯克地区享有西班牙其他地区都不具有的高度自治。随着后期西班牙实力的衰落,巴斯克地区的民族意识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对西班牙的离心力逐渐增长。19世纪中期,西属美洲的相继独立,进一步刺激了巴斯克人要求建立自己民族国家的欲望。

1876年,出于维护西班牙统一的需要,王室废除了实行近6个世纪的福埃罗斯制度。即便如此,为了尽可能缓和矛盾,西班牙对于巴斯克地区的赋税要求依然低于其他地区。这一时期,民族矛盾还没有凸显。

在此前建立殖民帝国的过程中,西班牙未能利用美洲大陆的财富发展自己的工商业,导致了本土长期以农业为主,工业十分落后。19世纪末第一次工业革命的影响走出英国,来到了欧洲其他地区。

为了发展,西班牙也开始了工业革命。在工业化进程中,巴斯克地区是优质铁矿石富集区,又靠近大西洋,拥有多优良港口。他们抓住这些优势发展工业,使得这里很快就成为了西班牙重要的工业中心之一。

在巴斯克地区实现工业化后,西班牙大部分地区依然是农业社会,这使得巴斯克人的独立意识逐渐增强。巴斯克的经济发展,使大量卡斯蒂亚人(西班牙主体民族)来到这里寻找工作。卡斯蒂亚人的大量到来,让巴斯克的传统文化不断受到冲击,巴斯克与中央政府的对立愈加严重,双方的矛盾最终随着弗朗哥独裁统治的确立彻底被激化。

弗朗哥统治的确立,从1929年爆发的经济大萧条说起。在这场全球性经济危机面前,西班牙孱弱的经济更加糟糕。国内的矛盾已是空前尖锐。

由于不能有效应对经济危机,西班牙王室被赶走,西班牙成立了共和国。然而,共和国不仅没有很好解决经济问题,反而因低估了反动势力的力量,导致了西班牙最终陷入内战的泥潭。

1936年,右翼军官弗朗哥发动兵变,西班牙内战爆发。为了获得大多数人的支持,西班牙共和国政府赋予了巴斯克地区自治权,以换取巴斯克人的支持。因此,巴斯克人坚定地站在共和国一边,与共和国政府携手抗击弗朗哥。

1939年,西班牙内战最终以弗朗哥为首的军官的胜利而告终,从此开启了弗朗哥36年的独裁统治。坚持民族主义立场的弗朗哥在掌权后,迅速对支持共和国政府的巴斯克人开展清算行动,巴斯克地区的自治权被收回,巴斯克语也被禁止使用。

但是,巴斯克人是桀骜不驯的。历史上,他们曾多次击退外族的入侵,这一次对于弗朗哥的倒行逆施,他们的民族意识再次被激起,多次举行民族起义和静坐等方式反抗弗朗哥,争取自治权。

二战后,巴斯克人在争取自治还是独立的道路中形成了两派。一派是温和派,主张以合法的斗争方式争取巴斯克的自治权。另一派则主张用暴力的方式,建立一个独立的巴斯克民族国家。

1959年,巴斯克激进派建立起一支巴斯克国家和自由“组织”(Euskadi Ta Askatasuna),即埃塔。在成立之初,埃塔主要想通过暴力斗争,建立一个囊括西班牙东北部巴斯克地区,和法国巴斯克地区在内的“大巴斯克国家”。

和弗朗哥的军队相比,埃塔实力过于弱小。为了实现他们的政治目的,埃塔开始诉诸于制造爆炸、枪杀、绑架等极端的手段。不堪弗朗哥的巴斯克人更加倾向于支持埃塔组织。

这一切随着西班牙的民主化而逐渐转变。1975年,弗朗哥死后,西班牙进入了民主转型期。西班牙民主化的进程,让巴斯克地区看到了通过和平手段争取自治的曙光。

1979年,西班牙颁布了新宪法,巴斯克又重新获得自治权。随着民主化的深入和自治权的逐步实现,巴斯克的温和派掌权,埃塔的行径逐渐失去了人心。

2018年5月,埃塔组织正式解散,意味着巴斯克人已经不愿意在接受他们的观念。

虽然巴斯克人依然在独立还是自治当中抉择,但不影响他们依然保留了自己独具特色的文化。这种独具特色的文化首先表现在巴斯克语的传承上。西班牙民主化之后,包括巴斯克语、加泰罗尼亚语在内的其他语言的地位,得到了官方的认可。

巴斯克通过一代代的教育,在孩子们当中传授巴斯克语。此外,巴斯克各地还通过设立“巴斯克语日”这一重要的节日,来传承他们的语言。

在最受西班牙人欢迎的体育赛事——足球上,巴斯克地区水平最高的球队——毕尔巴鄂竞技队,是西甲赛场上一支只用巴斯克本地球员的球队。他们在西甲赛场上喊出了自己的声音。

▲西甲劲旅毕尔巴鄂竞技,绰号巴斯克雄狮。在西甲赛场上因为保持巴斯克特色而独树一帜

对于如今的西班牙中央政府来说,如何平衡国内棘手的民族问题,尤其是加泰罗尼亚的分离问题,和巴斯克潜在分离的危险,他们要做的还有很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中国房地产投资者将目光投向西班牙巴斯克自治区
Next post 西甲巴塞罗那俱乐部完全资料(Barcelona)-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