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尔维亚的艰难抉择

4月3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位于首都贝尔格莱德的塞尔维亚前进党总部讲话

外交方面,前进党政府已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但其“平衡外交”战略遭遇的挑战愈来愈大。

文/徐刚 编辑/吴美娜

今年4月,塞尔维亚同时举行总统、议会和地方“三合一选举”。前进党主席、现总统武契奇在首轮选举中获胜,蝉联总统;以前进党为首的党派联盟(简称前进党联盟)在议会选举中虽未获得过半议席,但仍为第一大党,实现自2012年以来的五连胜;前进党在地方选举中总体表现不俗,但在首都市政选举中未获过半议席。

可以判断,虽然前进党没能在“三合一选举”中均实现压倒性胜利,但仍是最大赢家。前进党联盟顺利组阁问题不大,但受复杂的地区乃至国际时局影响,其未来执政压力和挑战将显著增多。

武契奇及前进党获胜原因

武契奇带领前进党在“三合一选举”中获胜,基本反映了塞尔维亚当下基本国情。

从2012年当选前进党主席、2014年出任总理到2017年就职总统,武契奇充分展现出勤奋、睿智、廉洁的正面形象,在涉及国家利益的原则问题上毫不妥协,也能从容应对一些批评与质疑。正如其在选举中所言,一切须用事实说话,以实际行动证明。本届政府在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及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上均取得较好效果,得到民众认可。

2021年,尽管受到疫情冲击,塞尔维亚经济仍取得7.4%的高增长率,连续两年增速位居欧洲国家前列。在经济发展上,塞尔维亚长期视克罗地亚为赶超“目标”。武契奇在选前高调称:10年前前进党上台时塞尔维亚国内生产总值比克罗地亚少100亿欧元,现在基本持平,实现了塞尔维亚人的梦想。塞许多地方的城市面貌也焕然一新。

外交领域的成就也为武契奇及其执政联盟加分不少。武契奇积极推动“开放巴尔干”“西巴尔干经济区”等倡议,在应对“入盟延迟”的同时强化与周边国家关系。塞尔维亚政府灵活运用多元平衡外交政策,积极发展与欧美关系的同时,加强同中国、俄罗斯及其他国家的关系。2021年10月,塞尔维亚当局高调举办“不结盟运动成立60周年高级别会议”。

维护内政成本显著增大

“武契奇一个人的胜利”,是一些舆论对2020年塞尔维亚议会选举的评价。本次选举更加明显地体现出这一特点。前进党联盟如何与执政伙伴协调,特别是对单独参选但表现不俗的社会党联盟给予符合两者期望的安排值得观察。

在地方选举中,执政联盟在首都贝尔格莱德及矿业重镇博尔遭遇反对派的强烈冲击。反对派并不承认当前的选举结果,不断呼吁年底进行重新选举,这将为新政府制造不少麻烦。

2018年底以来,美西方势力主导的塞尔维亚反对派频频寻衅滋事,定期组织“五百万分之一”抗议集会干扰政治秩序。2020年议会选举结束后不久,反对派以当局疫情限制措施不合理为由组织塞尔维亚近十年来规模最大、后果最为严重的系列暴力抗议行动,表达对选举结果的不满,目的是推翻武契奇政权、引发内乱。

种种压力下,前进党维持执政联盟的稳定并与反对派“和谐共处”的挑战的确不小。同时,如何兑现竞选承诺,使塞尔维亚经济社会发展取得更大成就,特别是实现2019年底提出的“塞尔维亚2025纲领”目标,也是前进党政府面临的一大考验。

外交挑战陡然升级

外交方面,前进党政府已取得有目共睹的成绩。但其“平衡外交”战略遭遇的挑战愈来愈大。

2014年以来,塞尔维亚坚定奉行反对制裁俄罗斯的立场。但是,当前相关问题的复杂性,严重加剧了塞尔维亚当局的决策难度。俄乌冲突2月底升级后,武契奇主持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会议,在最后的政府表态中作出了“支持乌克兰独立主权完整但不会参与对俄制裁”的平衡选择。用武契奇的话说,这一选择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负责任的并着眼于未来的”。

作为唯一未参与制裁俄罗斯的欧洲国家,塞尔维亚遭遇的压力可想而知,欧盟机构和一些欧洲国家反复“敦促”其奉行与欧盟一致的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虽然塞尔维亚在后来联合国三次涉俄表决中都选择了“反俄”,表现出“让步”姿态,但其根本立场依然未变。

在持续遭遇针对塞尔维亚航空公司客机的“虚假炸弹”威胁的情形下,塞尔维亚仍然是欧洲唯一坚持保持与俄罗斯通航的国家。此外,塞尔维亚在北约轰炸南联盟23周年之际谴责美西方的侵略行径,一定程度上也在“声援”俄罗斯。

与在2020年选举中未过多阐释其外交政策不同,本次竞选中武契奇在强调“欧美俄中四支点外交”这个基本面的同时,突出强调不能忘记“老朋友”,特别是俄罗斯、中国以及广大发展中国家。从塞尔维亚国家发展的根本方向看,加速“入盟”仍是其首要目标。随着俄乌冲突的演进,塞尔维亚新政府如何持续巧妙掌握相关平衡并实现目标充满看点。

科索沃问题既是塞尔维亚内政也是其外交的重点。塞科对话虽已重启,但前景难料。2021年以来,双方在欧盟协调下进行的两轮领导人对话几无进展,科索沃地位问题以及科北部塞族自治机构自治权等核心议题未有突破,专家级谈判也主要围绕失踪人口方面展开。2021年9月“边境车牌新规”事件引发的冲突使塞科关系一度紧张,直到今天这一事件也没有得到解决。

俄乌冲突的升级再度将科索沃问题推向风口浪尖。在4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的科索沃问题会议上,科索沃自治当局称塞尔维亚为俄在巴尔干的卫星国,塞尔维亚则指科索沃自治当局为大民族主义者。

俄罗斯总统普京4月26日在与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会晤中将科索沃与乌东地区类比的言论,使塞尔维亚的立场变得“被动”。虽然武契奇理解这是普京基于俄乌冲突本身和俄罗斯利益的表述,但这一“类比”的确给塞尔维亚执政当局带来了“麻烦”,科索沃问题将是塞尔维亚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最重要的议题。

与此相关,5月初,武契奇将蝉联总统后的首次出访安排在德国用意很深。在柏林,武契奇不仅同德国总理朔尔茨和外长贝尔伯克、欧盟西巴尔干事务特别代表莱恰克进行了会谈,还举行了塞科对话重启后第三次也是俄乌冲突2月底升级后首次塞科领导人会晤。尽管“相互承认”问题一如既往地搁浅,但双方致力于推进关系正常化的主张没有改变。武契奇强调,虽然对话十分困难,但德国方面对于塞科关系特别是塞尔维亚利益的关切至关重要。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2022年5月18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10期

《环球》杂志授权使用,如需转载,请与本刊联系。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环球》杂志官方微博、微信:“环球杂志”。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法恩莎瓷砖:品牌瓷砖带动三线城市时尚起来
Next post 索拉:每球必争增加了我受伤的风险但我不会改变风格